心寒,记者在飞机上的生死经历刷屏了飞机

时间:2016-12-29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 点击:

昨天,微博上一位记者发表了一篇自己的生死经历触动了很多网友。

据媒体报道,11月9日,张先生从沈阳搭乘中国南方航空CZ次航班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张先生称,飞机起飞约5分钟后,他感到腹部疼痛,起飞后大概40多分钟,他第一次向空乘人员求助,空乘人员表示可能是气压问题引起,并没有进行处理。

之后其腹痛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空乘人员赶紧帮预约了救护车,空乘和急救人员被指为谁该抬患者下飞机发生争执,患者最后自行勉强下旋梯爬进救护车。

事情是这样的:1乘客机上突发急症飞机降落后舱门迟迟不开

张先生是辽宁某媒体记者,他昨日(22日)在自己的新浪微博账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文上表示,他于今年11月9日乘坐南航CZ航班飞往北京,飞行途中他突发腹内疝并急性肠梗阻,并向机组人员救助。然而,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且滑行完毕后,迟迟未开舱门。

机组人员对其解释称塔台没给信息无法开舱门。在等待约50分钟之后,舱门才打开。张先生对新浪财经表示,当时他已经痛得无法站立,头贴地跪在飞机里。

2

机组与医生因谁来抬乘客下飞机吵成一团

患病乘客自己“半蹲半爬”上了救护车

但是在送医过程中,张先生称,机组人员和急救人员又就谁应该抬他下飞机的问题开始争吵。“急救人员根本就没带担架上来,也没人肯背我或者抬我下去。急救车医生和空姐以及机长吵成一团,互相埋怨着谁该把我送下飞机,谁该负责。”

最后,张先生自己“半蹲半爬”下了舷梯并“自己歪着身体,爬上了救护车”。由于是独自乘机,他请求南航方面派人陪护,但是南航拒绝。急救人员医院,医院无法确诊病因,几经波折最后转医院方确诊手术。

最终,张先生被确诊为腹内疝,并被切除了0.8米的小肠。张先生称,如果到达机场后,舱门能够及时打开,医护人员和空乘没有起争执,如果救护车医院诊治,可能他的情况会比现在好很多,“医生说,如果确诊及时,我的小肠可能不需要被切除掉一部分。”

网友全文

我是一名有着12年新闻经历的记者,11月9号,当我乘坐早八点的南航CZ次航班前往北京采访时,我经历了生死的一刻,十五小时后的紧急手术,取出了一段长0.8米的坏死小肠,让我活了命。

如今我已出院拆线康复中。当回想起那一天的点点滴滴,那时我才发现,原来很多夸奖飞机上如何高效救人的新闻,都是骗人的。

11月9号早7点,我在沈阳桃仙机场经过安检后,开始准备登机,登机前我吃了一小桶碗面,一块小蛋糕,几小袋一只装的杏肉。

1起飞

7点40分左右登机后,原定8点起飞,但是大约晚点了20多分钟。起飞后大约5分钟,我开始肛门部位抽搐疼,类似于岔气,但又有点不一样。

我忍不住后站起来走到最后一排,但是仍然没有缓解。随即两次去厕所蹲了许久,但是疼痛越来越严重。

大约9点左右,也就是起飞40分钟后,我第一次向空姐求助,口述自己起飞后肚疼不止,无排便感,空姐表示这很正常,是气压问题,他们也常遇到。

2病情加重

大约9点20,我已经疼的坐立不安,浑身虚汗。我自己心里感觉到,这绝不是普通的肚子疼,来的非常凶险,而且我的行动力随着疼痛下降的很快。我立即向空姐再次求助,我说必须叫一台救护车了,空姐此时也意识到我不是普通病症,立即联系机长,随即告诉我,机场已经叫好救护车。空姐向我强调一点,机场的医生是收费的,问我可以吗?我有气无力的说:当然可以。截止到目前,一切都是命运,我不怪任何人,虽然空姐开始并未太重视我的病情,但这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直到飞机落地时,我心里觉得,难熬的时刻终于结束了,可是,劫难才刚开始!

3跟时间赛跑?

飞机于9点50分落地,但是滑行后迟迟不开舱门,当时我已经浑身汗水湿透,口干舌燥却还喝不下水,两名空姐搀扶着我来到飞机的第一排,他们告诉我,急救车已经在外等着我了。我把电话留给了空姐,告诉她我的托运行李没法取了。我说我是单身乘客,没家属在身边。但是,飞机舱门迟迟不开,迟迟不开,我勉强抬起头,看到救护车就在十米之外,我疼痛每隔十分钟就会加剧一次!竟然!竟然!飞机降落后接近50分钟,舱门才打开!那些为了救乘客急症迫降的新闻是不是真的?到了我的身上,竟然降落了愣是不开门。给出的理由是塔台没给信息。我不觉得自己的命比别人贵,我也没有影响任何人,或者占用任何人的时间。我想说,如果是心脏病的急救病人,这耽搁的几十分钟,岂不是就错过了最佳急救时期!直至目前,南航没有跟我有过任何联络,也没人向我解释。

4悲凉!

大约10点半多,飞机舱门终于打开,两名急救车医生上了飞机,一男一女。男医生摸我的肚子几下,问我哪里疼,我配合着回答。当所有乘客都离开飞机后,我面临了一个问题,我下不去飞机!急救人员根本就没带担架上来,也没人肯背我或者抬我下去。我疼痛的跪在第一排地上,没人扶我。我身后,急救车医生和空姐以及机长吵成一团,互相埋怨着谁该把我送下飞机,谁该负责。医生:你们就应该把乘客送下去。南航:叫你们是来干嘛的?你们不抬谁抬?医生:外面旋梯全是冰,摔着了算谁的?南航:那你们说怎么办,叫升降机起码还得半小时。你们急救车太不负责了。医生:我们不负责?这些事儿就不是我们的事儿。

我操!我真心的操了!他们对骂差点没打起来,这期间竟然没人理我了!我心理清楚,命是自己的,我死了就算索赔了,够我儿子闺女上学么?我大喊了一声!我自己下去!“哎呀先生您小心啊”“哎呀您能行吗?”“哎呀你得注意啊特别滑!”我下旋梯时,吵架的声音瞬间变成了身后声声温馨的关怀,但是,身后没人扶我一把!一个人都没有!我是半蹲半爬下的梯子,宽敞的两边站满了身穿深蓝色制服的清洁人员,但是,身边没人扶我一把!当我一步一步下到飞机下面,救护车那位跟我说了一句差点没把我气死,他说先生你能不能自己爬上去,我们这个担架卡着抬下来特别费劲,我冲他摆了摆手,自己歪着身体,爬上了救护车!那些新闻,真都是假的!

5救护车上

上了救护车,那位跟南航吵这一架显然是气愤未平!不停的跟我说,就该他们给您抬下来,太不负责任了。整个救护车上近半小时,这位仁兄至少跟我骂了十次南航,没完没了。

您自己一个人吗?我说是您不需要南航派个人来陪护您吗?我说能来最好,我身体很难动了。嘎吱!一声刹车,救护车停了!“哎那个总台啊,这位病人强烈要求南航派个人过来跟他一起就医,强烈要求,这位病人对南航很不满意!”我说:你停车干嘛?他说:我得等着南航派人啊,我们要是走了他们就不一定能派人了。

我说:我得救命,他愿意派就派,不派拉倒。

“成!那听您的”急救车又开动了。“医院啊?”“医院,能治我病的”“最医院了,医院,但是您十有八九是急性阑尾炎,他们治没问题”我说:还有更好的选择么?他说:那听您的,但是我们车进不了市内!我无语!医院!又过了十分钟,急救车接到电话,南航不肯派人来。

到了首都医院,我身边没有任何人,我疼的嚎叫不已,医院后,救护车的人叫我结账,我努力着勉强的掏出钱包,随手抽出一沓钱,我说你们自己拿,麻烦帮我挂号交个费。医院诊疗过程,大约将近两千的各种检查费,我都是闭着眼睛掏钱请人帮交。此时我的手机在耳边不停的响,我接不了电话。一位医生告诉我,由于肠梗阻,肠内产生的一些毒素会渗入到血液,我的半昏迷和无意识,就是产生于此。由于此时已经是中午,大部分医生都去吃饭了,冷清的急诊大厅一度空无一人,负责我的医生喊不到人推车带我去检查。我躺在急诊室门前冰冷的床上,头上枕着我的手拎包,等待着,命运给我的下一步安排。

6尾声

这是我15小时生死旅程的三分之一,8小时后,我被推医院的手术室,那时身边已经有了两位同事,医院的专家--烧伤超人阿宝(11月5号在一起医暴事件中被揍成“骨折超人阿宝”)。进手术室前,我的同事说,我的头部已经肿的像猪头一般,浑身湿透数次。但我那时不感到孤单了,就算离开这个世界,我身边也是有人在,有四处正在急速奔着北京来的亲人来。我不知该对南航说点什么了,有些无力感。也不知该对第一辆救护车说什么了?有些悲凉感。幸好我还活着,我才可以告诉你们,我遭遇了什么。

对此,今日,中国南方航空做出回应。

Q1为什么迟迟不开舱门将乘客送医?

今天中午11时许,

中国南方航空发出最新回应:经初步了解,CZ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南航将专门登门看望该旅客并道歉。

记者昨日(22日)曾致电中国南方航空的客服人员,就张先生遇到的问题进行咨询。对方回复称,舱门何时打开需要听塔台那边发出的信息,这是规定。

Q2航空公司不是应该派出人员陪护其就医?

张先生认为应该由航空公司派出人员陪护其就医,“我是在飞机上发病的,又是单独一人乘机。当时已经痛得没有行动能力。航空公司从道义上,从责任上,都应该有人帮助我,至少有人打给电话给家人报个急。”对此,张先生希望各方更给予其解释。

为此,北京青年报记者致电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客服,对方回复称,一般救护车来了之后,病患就交给医护人员处理,他们不会随意搀医院。而医院工作人员表示,发生在飞机上的一切事情都由机上的工作人员负责,所以应该由空乘或地勤人员把病人抬上救护车。

到底谁应该将病人抬下去?

不少人对该旅客忍着病痛却要自己爬上救护车赶到不可接受。那么到底谁应该将病人抬上救护车呢?

爱飞行航空俱乐部董事长、资深机长陈建国表示,对于机场出现急病旅客,机长有权限申请提早降落甚至备降。机组人员也会对救护进行一些协助。不过对于到底谁应该抬病人到救护车,他表示“没有那么细的规定”。他说道,遇到急病病人,救护行为部分靠机组判断,但是机组毕竟没有经过专业的医学训练,不具备判断病人性质的手段和能力。他认为,双方在扯皮谁应该抬病人,在态度上已经存在推诿的情况,沟通存在问题。

机上发病有绿色通道吗?

据相关人士介绍,如果航班上出现突发疾病的情况,机组会第一时间和空管联系,申请落地优先等,并进行初步救护。而机场方面同样有应急方案,并始情况开辟绿色通道。如上海机场医院进行合作,急救车可直接开上机坪,和机组人员对接。如九月份,东航航班也旅客就发病,本来起飞飞往莫斯科的该航就紧急返航,降落浦东国际机场后,机场急救人员对病人进行了急救处理,并立即将病人医院。

而此次旅客在首都机场遇到的情况,救护流程是否规范呢?记者中午联系首都机场新闻中心,并未得到回复。

网友也都有不同的看法

部分网友对航空公司做法表示可以理解:

z中毒:你了解过飞机降落的流程了嘛?你一直把自己的情绪抱怨到南航,飞机什么时候能降落和滑倒停机位都是有当地机场的塔台和调度来管理,机长已经帮你申请紧急状况了,首都机场每天进出港航班有多少?你乘坐的飞机要提前落地,前后飞行或者降落的飞机都得重新安排时间

倾城:严格意义上说,这篇文章非理性宣泄偏多。医院提供救护服务,收费正常,使用前确认对方接受与否也正常。至于交接地方,南航和医护那边没有确定病人的交接点的确疏漏。考虑到楼梯下雪等因素,在没有规定情况下怕担责任推诿也正常。若是一不小心摔死了,责任谁承担?没有规定好心就会成多管闲事。文章反复说南航不派出人陪伴就诊,我的乖乖,乘个飞机而已,难不成还得对你的病情承担所有责任。派人了是情义,不派也是正常。

situyn:如果这时候就开机门让救护车医护人员跑过来,那不是更危险吗?飞机上其他乘客的命也是命啊~这篇文本来就是当事人完全站在自己偏激角度写的,南航估计也很受伤~再说,哥们,身体都那样了,就不要坐飞机啦,悠着点儿~~

也有观点不同的:

in-Katz:这种对话真是太常见了,就跟老太太摔倒扶不扶一个道理,人人都不想担风险,这是世上到底怎么了?让我想到狼来了的故事,肯定好人还是有的,但是被一传一百传百后,就没人敢去承担风险了~毕竟坏人也是存在的

布衣骚人:急救人员,见死不救;空乘人员,乘人之危,职业操守都去哪儿了。。。

海棠影下:本该是一个很正常的旅途中救助,幸好主人公还是抢救过来了。医院的态度感到可笑,这就是我们的社会,活生生的社会。急救的漏洞,责任的担当,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第一想到的是急救,而处处想到谁来承担责任的社会,离进步还很远。造成了这种局面的原因,值得深思。

19楼综合整理自新浪微博、北京青年报

19楼热门推荐

回复

杭州11·29万人相亲大会正在火热报名中!

浙大研究生一发病就狂买东西送人!妈妈为还债都卖房了

别哆嗦了!看看他们!零下30度站在边疆纹丝不动!

肥皂不仅可以用来搞基雨天后视镜看不清时也是个宝!

回复查看详情

↓↓↓猛戳阅读原文看更多最新最热门消息,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右下角评论中写出来哦









































在北京治疗白癜风大概需要多少钱
北京治疗白癜风最佳药物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gsqpo.com/ysbj/5032.html
------分隔线----------------------------